中共诸城市委、市政府指定发布平台 | 客户端

当前位置:首页

剪纸斗鸡

孙勋红

  又到年关,又想起了小时候奶奶的剪纸窗花。 
  小时候,家里的窗户是木头格子的,因为没有玻璃,所以用薄薄的白纸来封窗。为了调和白纸的单调和古板,大家在春节期间都会用红纸剪出各种图案的窗花,贴在窗户上,以此达到装饰环境、渲染气氛的目的,并寄托着辞旧迎新、接福纳祥的愿望。 
  每到过年时候,奶奶才舍得让窗户把那件早已泛黄而又打了多处补丁的旧衣服换下来。买来新的封窗纸,对折平分三份,中间一份切开,用高粱秆卷起做“卷帘门”。在窗户的四周和“卷帘门”上下都贴上窗花。 
  奶奶剪纸是以现实生活中的见闻事物作题材,对物象进行观察,全凭纯朴的感情与直觉的印象为基础,因此剪纸手工浑厚、简洁、明快。有象征生活美好的年年有余,岁岁平安;有象征爱情甜蜜的鸳鸯戏水,喜鹊登梅;还有十二生肖的动物图像等等。现在已经记不起那些惟妙惟肖的图案,但当时奶奶边剪纸边念给我听的儿歌还记得清楚: 
  过年了,贴花啦 
  满窗户,都红啦 
  贴个猫,贴个狗 
  贴个小孩打滴流儿 
  贴个老爷爷抽烟斗 
  贴个老奶奶满窗走 
  贴两只公鸡迎风斗 
  鸡斗 鸡斗
  给我孙女擀饼炒肉 
  我最喜欢的是奶奶的剪纸斗鸡。 
  先把一张红纸对折,按照纸的大小在上面画上公鸡,然后照着画的轮廓用剪刀慢慢剪。奶奶穿着大襟布扣灰色上衣,白布大腰的黑色裤子,用栗子皮颜色的裹腿布缠着脚裸,盘腿而坐,那双被封建社会裹小的三寸金莲藏在腿下。 
  纸在剪刀下沙沙作响,时光在奶奶的剪刀下慢慢流淌。阳光透过窗纸,照在奶奶刻满了岁月清瘦而又慈祥的脸上,脸上的皱纹随着剪刀一上一下地跳动。当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的大公鸡呈现在眼前,我高兴地手舞足蹈,奶奶眉开眼笑,脸上的皱纹似乎更多了,就像微风吹皱的波纹,荡漾在奶奶的脸上。 
  奶奶把剪好的两只红公鸡贴在白纸上,等纸干了,沿着边剪下。把头、脖子、身子和尾巴分别剪开,然后再用线松松地穿起来,把四根线合一起,找一铜钱贴在窗户上,然后从铜钱的洞穿过窗外,在屋檐下固定,在绳子的尾端栓上剪剩下的红纸。只要有风吹动纸来回摇摆,就会牵引屋里两只红公鸡“战斗”起来。 
  第二天早饭后,奶奶就把斗鸡制作好了。我迫不及待地想看“鸡斗”,可偏偏天公不作美,阴冷的天气没有一点风。我的眼泪被心情控制了,止不住地流,哭着喊着:“我要看斗鸡,我要看斗鸡。”奶奶心疼地说:“好孩子别哭了,我来当回风婆子,让我孙女看鸡斗。” 
  奶奶翻箱倒柜找出她用麦秆草缝制的蒲扇,挪着她那三寸金莲,去窗外扇风。纸带动线来回摇摆,牵引屋里的两只公鸡活跃了起来。昂起头,弓起背,翘起尾巴,“战斗”了起来。有时这只昂首挺胸展翅向前,那只低头匍匐,等待战机;有时这只低头用力,那只跳跃向前,两只鸡形态百异,变化万千。我目不转睛看得如醉如痴,只要一停下来,我就喊“奶奶,快去当风婆婆,快去当风婆婆。”年幼无知的我,哪会去想踮着小脚的奶奶年迈体弱,直到去推磨回来的母亲看见我哭着逼奶奶一直扇风,她拿着手中的笤帚旮瘩要揍我,奶奶这才停下。为此奶奶的胳膊一直疼了好几天。 
  小小木窗,灵动的剪纸,成为心中美好的记忆! 
  (作者系诸城作协会员)


中国诸城
主管:中共诸城市委、诸城市人民政府 主办:中共诸城市委宣传部 承办:潍坊日报社诸城分社
中国诸城 地址:诸城市东关大街28号 邮编:262200 电话:0536-6075711 投稿邮箱:zc6073105@163.com
鲁ICP备12026069号-3